15分钟的乐视网股东大会:堵门、警察和“地下党”|乐视网|孙宏斌|贾跃亭_新闻头条


15分钟的乐视网股东大会:堵门、警察和“地下党”|乐视网|孙宏斌|贾跃亭

时间:2017年07月17日 来源:新浪新闻

原标题:15分钟的乐视网股东大会:堵门、警察和“地下党”|乐视网|孙宏斌|贾跃亭

  

  “闹剧”般的临时股东大会开完后,孙宏斌、梁军、张昭组成的乐视网新管理团队正在成型,孙宏斌距离实际控制乐视,还有三天。

  来源:AI财经社

  文 |郭清媛 庞凌子  编辑 | 嘉辛

  贾跃亭卸任后,乐视网的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,开成了一场“闹剧”。

  会场外,讨债者围堵股东大会正门,高喊 “贾跃亭还钱”,以至于酒店人员报警;会场内,投资者当场“呛声”董秘,火药味十足。

  这场意外不断的股东大会,开始15分钟后仓促结束,乐视网高管从后门悄悄溜走,讨债者冲进会场扑空。孙宏斌评价:“这次股东大会就像地下党。”

  但这场开成“闹剧”的临时股东大会开完后,孙宏斌、梁军、张昭组成的乐视网新管理团队正在成型,孙宏斌距离实际控制乐视,又近了一步。三天后,乐视网将召开董事会,“选举新的董事长。”

  “贾跃亭还钱”,警察来了

  北京东三环外,乐视讨债者、股东、高管大佬和媒体记者齐聚伯豪瑞庭酒店。

  最先抵达的是乐视的讨债者们。此前,他们长期蹲守在乐视大厦一层,每天早上八点左右到乐视大厦蹲点,一直待到晚上七点。

  在股东大会召开前6个小时,这些讨债者们,转移阵地,来到伯豪瑞庭酒店,举起讨债牌,向公众一遍遍控诉“贾跃亭还钱、乐视网还钱”。

股东大会现场的讨债者。股东大会现场的讨债者。

  这些讨债者,自称是乐视移动、乐视电视等业务的区域零件供应人员。他们提供的一份文件显示,有20家来自全国各地的乐视手机、电视业务区域供应商,总计被乐视生态系统的相关板块拖欠款项约3330万元。

  前来讨债的供应商以广告和装饰展览类公司为主,他们来京讨债已历时数月,至今有8次之甚,这些“债主”称:“乐视方面屡次承诺,屡次毁约……”

  这场控诉在股东大会开始前30分钟达到高峰。他们在现场齐声高喊“贾跃亭还钱”,并冲到股东大会会议厅门口,有激动者,甚至开始砸门。

  一位自称是乐视控股的工作人员前来调和,称今天召开的是乐视网股东大会,而现场讨债者,属于非上市体系的资产矛盾,“希望大家理解,给贾总(贾跃亭)时间,一切都会解决。”

  这位工作人员说,虽然乐视手机欠款和乐视网不是一个系统,但是贾跃亭和高管团队一直在想办法,今后会定期跟债主沟通,不会逃避责任,他反复喊:“这些债乐视都认,只是贾跃亭在海外,还没回来,但他在给大家积极想办法。”

有自称乐视移动区域供应商的人员,出现在股东大会现场。有自称乐视移动区域供应商的人员,出现在股东大会现场。

  “别和我们提这些,欠我们钱的就是乐视,就是贾跃亭。”乐视控股工作人员的回应助长了讨债者的怒火。现场讨债者甚至喊出了:“别在媒体面前说好听的,我们只要还钱。”

  酒店工作人员随即报警,数名警察到场维持秩序。警察的到来也没给现场立即降温,讨债者气急败坏地反问:“怎么还有人报警?我们才应该报警让他们还钱好不好?”

  浓浓的火药味,“钱不是问题”

  按计划,乐视网临时股东大会在下午2点召开,却因为乐视影业董事长张昭迟到,推迟了近20分钟才开始。贾跃亭远在美国,并未参加董事会。

  会议计划审议4项议案。主持人在介绍完会议议程之后,突然宣布不设交流环节。这引起了部分股东的不满,有一位股东甚至直接站起来提问。

乐视股东大会现场。乐视股东大会现场。

  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在现场并不排斥表达。他提出,可以问问投资者有什么问题。

  现场投资者的提问,火药味十足。

  有人提问,乐视网今年长时间停牌,重大资产预案的调整又停两个月,按照证监会的管理办法规定,重大资产重组预案不需要停牌,“希望能够尽快复牌”。

  乐视网董秘赵凯回答:既然选择了停牌并且申请了,肯定是严格按法律法规来进行。

  赵凯的回答被现场提问者“呛”回:“预案的调整没有规定停牌的,你们去年10月份就说预案调整、停牌,今年4月份又因为预案调整停牌?”

  赵凯解释称,现在大家看到,不管是乐视的股东层面,还是股东结构都发生比较大的变化,接下来大家会看到相关的标的公司还会发生改变,一些公告没有披露的信息不能做更多的解释。

  有股东提问孙宏斌,是否会把万达影业注入乐视网,孙宏斌否认,称“这是胡扯淡”。不过对于万达和乐视影业的合作,孙宏斌表示有可能,但没谈到很细。

  对于乐视今后何去何从,孙宏斌和投资者交流时提到,现在确实没什么特别可说的,乐视现在这个情况,在他看来 ,要看三年,看五年,不是今天明天。

  在作总结陈词时,孙宏斌对三件事亮明态度。

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当选乐视网董事。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当选乐视网董事。

  首先,乐视网、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没问题,但现在确实有些困难,第一步是把债权人稳定,然后再借点钱,资金不是问题。

  并且,融创没想降低负债率,降低了企业就没法发展,现在融创账上还有现金。

  最后,乐视网、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的业务都是好的,资产重置的话就废了,现在是有困难,但会尽力解决。

  随后,股东大会匆忙结束。

  “地下党”和他的美国国籍

  乐视临时股东大会尾声,前门的讨债者依旧情绪激动,当他们终于推开正门,跑进会场时,却发现,孙宏斌以及乐视网的管理层,不见了。

  在场工作人员为了疏散围堵在门口的其他供应商,谎称会议已临时取消,会场人员已经散去。但场外情况并未好转,供应商坚持要进去看。在场警察只得拉起警戒线。

  在如此维持秩序的情况下,股东大会宴会厅的其他门陆续打开,部分参会投资者走出会场,他们说:“孙宏斌他们已经从会议室后门撤了”。

  讨债者的钱依旧没要到,他们继续喊:“不管乐视是姓贾还是孙,乐视欠的债乐视还。”随后,他们又将讨债阵地转移到乐视大厦楼下。

现场多人与孙宏斌合影。图/网络现场多人与孙宏斌合影。图/网络

  孙宏斌在离开这场演变成“讨债会”的临时股东大会会场时,低声说了句:“我们这次股东大会就像地下党。”

  但是,这场被“讨债者”打断的临时股东大会,依旧释放出一些信息。

  股东大会前,舆论普遍预测孙宏斌,可能会在临时股东大会上被提名为乐视网董事长,但结果并未这样。

  乐视第三届董事会改组之后,董事会成员从5位增加至8位,其中5位为非独立董事,3位为独立董事。

  7月17日的临时股东大会,提名委员会审核提名了孙宏斌、梁军、张昭为第三届非独立董事,任期自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之日起至第三届董事会届满之日止。

刚刚当选乐视网董事的孙宏斌和梁军。刚刚当选乐视网董事的孙宏斌和梁军。

  根据此前乐视网公布的提名非独立董事的简历,梁军和张昭拥有美国永久居住权即绿卡,而孙宏斌则是美国国籍。

  所以,孙宏斌在一步步实际控制“新乐视”,孙宏斌、梁军、张昭组成的乐视网新管理团队正在成型,乐视网仍将继续停牌。三天后,乐视网将迎来它的新一任董事长。

评论:

本文相关搜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