孙宏斌承认乐视困难重重:亏了6个亿那么点儿我不知道|乐视|孙宏斌|股权_新闻头条


孙宏斌承认乐视困难重重:亏了6个亿那么点儿我不知道|乐视|孙宏斌|股权

时间:2017年07月18日 来源:新浪新闻

原标题:孙宏斌承认乐视困难重重:亏了6个亿那么点儿我不知道|乐视|孙宏斌|股权

  

  孙宏斌承认乐视困难重重:亏了6个亿那么点儿我不知道

  场内是股东大会,场外是讨债大会。贾跃亭辞去上市体系所有职务后,乐视网(300104.SZ)17日14时45分举行的首场临时股东大会只开了15分钟。

  “我没有精力(放在乐视)!”发表完总结陈词的孙宏斌从会场一个小门快步离开。第一财经记者上前追问,未来将有多少精力放在乐视?孙宏斌称,主要精力仍在融创。对于“乐视是不是要姓孙”这个既存争议又无悬念的问题,他皱起眉头,直说“没什么意思”。

孙宏斌(左)在临时股东大会上与乐视网新任CEO梁军交谈孙宏斌(左)在临时股东大会上与乐视网新任CEO梁军交谈

  事实上,孙宏斌已经认识到了乐视的重重疑云。“确确实实有很多困难,有什么困难我不知道。”孙宏斌在股东大会上最后说,“上半年亏了6个亿,有人问亏了那么点儿吗,我都不知道。”更严重的是,乐视网2016年销售前五大客户均为乐视网关联方,此前也已有19家基金公司下调了乐视网的估值。

  第一财经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对于乐视,无论是中小股东还是上门讨债的供应商,心里都存在三大疑问:乐视的财务状况究竟有多糟糕?有没有可能翻盘?贾跃亭还回不回来?

  无论如何,乐视上市体系正在经历一番紧急人事调整。根据乐视网17日晚披露,临时股东大会审议议案全部获得通过,孙宏斌、梁军、张昭当选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。此外,乐视方面人士当晚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乐视网将在三日后(20日)召开董事会会议,届时将选举新的董事长。

  疑问一:乐视网加入讨债大军?

  身穿黑色T恤的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第一个出现在临时股东大会现场。很快,不少参会的股民聚集在他身边合影自拍、扫微信,面露微笑的他没有拒绝。股东大会开始前,孙宏斌偶尔和身边的乐视网CEO梁军,从融创派驻到乐视的非独立董事、乐视致新CFO刘淑清交流几句。

  15分钟的临时股东大会完成了包括《关于修改(公司章程)的议案》、《关于公司第三届董事会改组暨补选非独立董事的议案》、《关于继续推进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暨公司股票延期复牌的议案》在内的四项议案的审议和投票工作。

  投票整理完毕后,主持人当即宣布现场股东大会审议大会结束,不设交流环节,这让现场不少股东提出异议。

  “投资乐视前,融创已对乐视进行尽职调查。乐视又出现了100多亿(债务),为什么又曝出来这么多?”现场一位股东直接发问。乐视网董秘赵凯以债务与上市公司无关为由,未做回应。

  孙宏斌面临的另一个棘手问题是——乐视网近日公告中暴露出的关联方问题。根据乐视网更正的年报披露,乐视网2016年销售前五大客户均为乐视网关联方。乐视网与这五家公司的关联交易至少为乐视网贡献了44.56%的销售收入,合计97.97亿元。

  其中,乐帕营销服务(北京)有限公司、乐视智能终端科技有限公司分别贡献了乐视网年度销售额中的58.7亿元与16亿元,占比分别为26.72%与7.29%。另外三家关联公司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(北京)有限公司、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、Le Corporation Limited分别为乐视网贡献了15亿元、5.7亿元与2.44亿元的销售收入。

乐视网公告截图乐视网公告截图

  乐视网2016年应收账款前五名也是乐视关联方,应收账款高达29亿元。为此,乐视网在2016年年报中计提坏账准备共8844.39万元。

  “现在主要问题是,关联交易怎么办?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的股权怎么弄,上市公司体系的股权怎么弄。”孙宏斌在股东大会上说。

  梁军在现场表示,关联交易是乐视整个上市公司非常关注且急于优先解决的重大事件,目前正在非常紧密地跟乐视非上市体系的各个公司,包括实际控制人贾跃亭保持紧密沟通。

  这是否意味着乐视上市体系也将加入“讨债者”的行列,向非上市体系讨债?

  “大家可以看到2016年的审计报告中特别标出了关联交易,实际上我们正在积极解决,今天不方便讲具体细节。”梁军说。

  疑问二:孙宏斌如何救“新乐视”?

  经过一番人事调整,乐视网能否在孙宏斌的带领下完成逆袭?

  目前来看,乐视的核心资产——乐视网、乐视致新、乐视影业均已收归孙宏斌掌控的“新乐视”旗下。随着17日乐视网董事会的变更,或将有望尽快稳定上市公司。

  砺石创始人、乐视前负责战略的刘学辉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:“乐视这一阶段最重要的一是让主营业主回归轨道,让投资者回归信心。乐视电视业务是乐视网上市公司的基础,是基石,乐视电视业务要首先解决;第二,视频业务;第三,影视。”

  然而,一旦与贡献了44.56%销售收入的5家关联公司切割,乐视网能否在体外更好地造血和盈利?

  事实上,由于受到乐视整个体系资金流动性紧张的影响,加上乐视品牌自身受到的冲击、客户黏性出现波动,乐视的广告收入、终端收入及会员收入必然出现大幅下滑。

  乐视网也在公告中表示,受成本上升、资金紧张、品牌受损等综合因素影响,2017年上半年预计亏损6.37亿~6.42亿元,去年同期则为盈利2.8亿元。

  一位乐视员工此前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重新理顺供应链、修复品牌、增强经销商信心、解决售后服务问题,这些燃眉之急化解后,才能给重振乐视打下良好基础。

  对于“新乐视”的未来,孙宏斌表示,乐视上市体系这块业务是看未来三年五年,而不只是看今天、明天。他认为,乐视战略是领先的,只是管理和经营出现了一些问题,而乐视影业、乐视致新、A股上市的乐视网三块业务是“好东西”,老王(王健林)对张昭也很看好。

  特别是在梁军升任乐视网CEO后,乐视致新已回收了彩电业务的销售权,重新梳理渠道资源,近期全国有45家线下乐视生态体验店开业。

  “今后我们将强化自制和大屏业务。”孙宏斌说,目前乐视(上市体系)比较稳定,新乐视,新团队,新文化,资金不是问题。现在主要的问题是,关联交易及乐视上市和非上市公司体系的股权如何处理。

  疑问三:贾跃亭还回来吗?

  在动辄“All in”的互联网高管中,贾跃亭无疑是最彻底的那个。

  辞去乐视网董事长和乐视网一切职务,出售了美国电动汽车公司Lucid的股份,贾跃亭几乎把全部精力都用来造汽车了。然而,他的“造车梦”最近又现波澜。

  美国当地时间7月4日,贾跃亭抵达洛杉矶,有消息称其美国之行的任务即为会见乐视汽车和法拉第未来(FF)团队及处置乐视美国资产。7月6日上午,贾跃亭在个人公众号发声称“我会尽责到底”,下午却宣布辞去乐视上市体系所有职务。

  7月11日,贾跃亭投资的FF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由于战略调整,将暂时放弃在美国内华达州投资10亿美元建设电动汽车工厂的计划。贾跃亭随后称,FF91高端工厂将迁至新址,并全力改造现有厂房和推进设备采购,尽快实现量产。

  一位接近FF的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,新工厂的选址在美国北部某城市,而且不太会选择代工模式。该知情人士认为,FF目前资金充沛,正在寻找北美和中国地区的销售负责人。

  高风咨询董事总经理、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罗威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:“内华达工厂停工是意料之中的事,FF正在寻求新的投资人,他们需要重新注资。融资后,内华达工厂仍有可能重新启动。”

  “从贾跃亭发布的信息来看,FF可能已经买了当地的一个旧工厂。”奇点汽车创始人、CEO沈海寅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。

  “贾跃亭知道要再在中国融资已经没有任何可能性了,现在他是要依靠电动车巨大的市场潜力,真正地做一把实业。”上述知情人士透露。

  不过目前,贾跃亭身处何地依然成谜。7月13日,多位乐视员工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,贾跃亭将于近期回国,极有可能在一两周内,具体时间根据美国事宜进展而定。而同一天,贾跃亭妻子甘薇通过其微博表示,“谣言止于智者。我们全家老小都在北京。”疑似回击近期关于“贾跃亭跑路”的传言。

  就在乐视临时股东大会召开的前一晚,第一财经记者看到,孙宏斌曾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了一篇《关于个别媒体把乐视汽车驻美办曲解为YT美国的家的声明》文章。孙宏斌说:“贾跃亭手里还有好牌,贾跃亭还年轻,我们应该有宽容失败的环境和氛围。”

  (第一财经实习记者戴智盼对本文亦有贡献)

评论:

本文相关搜索: